探索創投機構上市,深圳走出第一步!

發佈時間:2021-01-11來源: 創業資本匯 作者證券時報 李明珠

2021年1月8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管局發佈了《關於促進深圳股權投資持續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措施(徵求意見稿)》及相關的政策組合拳,內容共有15條具體措施,條款覆蓋了整個創投行業監管、募、投、管、退的各個方面,意在最大力度扶持創投機構在深圳的發展。該新政出臺以後引發了市場的熱烈討論,事實上,近年來,包括北京、上海、廣州、珠海橫琴等全國各個城市地區在吸引創投機構方面的政策都層出不窮,內容也百花齊放。

但此次深圳關於探索優秀股權投資管理機構上市制度安排的內容尚屬首次公開提及,其他的配套政策也力度空前,足以顯示出在註冊制背景下,深圳市從上到下支持創投行業進階發展的決心。

一、深圳創投新政有望形成全國示範

深圳作爲全國科技創新中心和金融中心,資金資本密集、金融創新活躍、研發能力突出、產業基礎雄厚,已經構建了“創新+創業+創投”協同互動的良好格局。

“看到這個政策我們還是很興奮的,深圳從最開始就是本土創投的發源地,此次的很多政策口子全部打開,在人民幣基金髮展了20多年以後,進行了又一輪創新的政策探索,”深圳某大型人民幣基金負責人告訴證券時報記者。“尤其是探討創投上市的政策非常有吸引力,非常期待徵求意見結束後,儘快出臺細則。”

根據證券時報記者瞭解,深圳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股權投資發展,自2003年以來,深圳利用特區立法權在全國率先立法,出臺《深圳經濟特區創業投資條例》,並在2010年、2014年、2017年先後出臺促進股權投資發展、合格境內投資者境外試點、外商投資股權投資企業試點、促進創投業發展等專項政策,走在全國的前列。

深圳同樣是國內三大風投重鎮之一,根據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管局披露的數據,截至目前,轄區登記的私募基金管理人4493家,備案基金數量1.51萬隻,均位居全國第二,管理基金規模1.9萬億元,均位居全國第三,僅次於北京、上海,上述指標均爲浙江、廣東(不含深圳)、江蘇的兩倍。包括深創投、達晨創投、同創偉業、鬆禾資本等一批具有國內影響力、充分代表深圳本土品牌的風投創投企業也發展迅速。

其中關於創投機構上市的問題也是市場關注度最高的,而事實上,該問題一直是監管層、政府相對比較敏感的話題,但此次深圳率先提出探索也體現了先試先行的魄力。

時代伯樂董事長蔣國雲在接受證券時報記者採訪時指出,允許創投機構上市第一,反應了深圳市政府層面,率先認識到創投機構和其他市場主體的平等性,給予其同等市場地位;第二,在深圳創新經濟中,深圳的創投機構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大量的上市公司背後都有創投機構的影子,幫助他們做強做大,扶持創投機構上市等於扶持高新技術企業,探索創投機構上市,體現了深圳先行先試的改革試驗田的作用,註冊制並沒有排斥創投機構,如果深圳走出創投上市的第一步,對於整個國家創投發展,具有很強的示範意義和借鑑價值。

有投資人戲言,前有“創業黑馬”(300688),今有“清科創業”(01945.HK),連賣水的公司都能上市,真正挖金礦的股權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卻遲遲未得成行。迫切希望中國資本市場能早日跟世界接軌,也允許GP上市,這樣才能更好地爲實體經濟服務。

基石資本張維此前在接受證券時報記者採訪時也呼籲過,推動創業投資機構上市,以更好地利用直接融資推動創新創業。他表示,研究顯示,對於高科技密集型行業的企業和外部融資依賴度高的企業,股權市場的發展能夠促進創新,而信貸市場的發展則會抑制創新。“創業投資機構是直接融資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可以大爲提高直接融資的效率。應該支持創業投資機構上市,從而提升其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

二、註冊制帶來創投上市新契機

多年來,創投機構在支持實體經濟創新發展、促進產業轉型升級等方面扮演着越發重要的角色,但支持創投機構通過證券化發展壯大的政策體系一直未能形成。此前通過新三板掛牌了一些創投機構,但結果並不盡如人意。

某新三板掛牌的創投機構負責人表示,影響創投機構證券化的“口袋政策”和“隱形門檻”一直存在,制約了優質創投機構進一步做大做強。特別是在新三板掛牌的創投機構受限於一些“隱性政策”的影響,失去了再融資及參與分層的機會,退市也非常困難,大批投資人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其他新三板掛牌的創投機構,也面臨流動性比較低、難以發揮資本市場融資功能的局面。

以往在審覈制下,創業投資類公司上市的難點主要在於兩方面的法規約束。一是《合夥企業法》規定,上市公司不得成爲有限合夥企業的普通合夥人。但在實際運作中,投資類公司一般是以普通合夥人身份設立一隻投資基金開展投資,如果其是上市公司身份,將與法律規定產生直接衝突。二是《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明確,上市公司控制權變更之後,如果要收購創業投資類公司,需符合證監會的另行規定,如何規定卻未明確。創業投資類公司借殼上市的通道也被堵住。

深圳市公司治理研究會創始副會長、隆安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張軍在接受證券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註冊制的推出給創投機構帶來很好的機會,從法律和制度層面來講,以往的限制都可能突破。在註冊制背景下,對上市後創投機構的價值判斷最終是市場行爲,投資人會根據對發行上市過程中公開披露信息等綜合因素的判斷來做出是否參與相關創投企業投資的決策。

他還強調,深圳作爲先行先試的改革開放試驗田,在當下的階段提出探索優秀股權投資管理機構上市制度安排,也是創投機構在發展多年後需要經歷的和資本市場“對接”的必然階段,通過海外已經上市的案例來看,創投機構上市以後,可以擴大自有資金的投資比例,在投資金額、投資比例、投資持續性方面都能做更長久的安排,能更好的扶持創新創業企業的成長。

同創偉業董事長鄭偉鶴也告訴證券時報記者,期待允許優秀的創投機構在A股上市。他說,以美國市場爲例,自2007年黑石、凱雷、KKR、阿波羅等頭部機構上市後,這些機構在募資規模、募資市場佔有率、旗艦基金的平均規模、募資的平均時間乃至投資範圍等方面,均持續地拉開與非上市創投機構的差距,股權投資行業的集中度越發提高。

在監管的角度,創投上市也面臨一些挑戰,此前掛牌的新三板的創投機構中,存在一小批投機分子、冒險家,無視政策的規定,在利益面前鋌而走險,極大損壞了整個行業的口碑。市場也擔心上市後私募公募化、信息披露的問題等。本來創業投資行業作爲中國創新創業發展的引擎,卻被很多人當作資本套利的賭場。

鬆禾資本合夥人袁宏偉則認爲,必須要借鑑此前的經驗,對於在新三板掛牌的一些機構過度炒作、定價過高的問題特別警惕。也有行業人士指出,整體來看,當前股權投資行業仍然呈現“小而散”的格局,優質機構亟需通過資本市場進一步做大做強,對於一些投機分子則應該加大處罰力度,加速整個行業的優勝劣汰。

微信公衆號

關於我們
集團簡介
領導致辭
組織架構
企業文化
新聞中心
集團動態
媒體聚焦
成員動態
企業視頻
黨的建設
思想引領
工作動態
羣團建設
南粵視角
政策法規
南粵參考
行業趨勢
業務佈局
產業基金
股權投資
城鄉發展
綜合服務
合作伙伴
金融類
產業類
智庫類
加入我們
招賢納士
聯繫信息
留言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