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粵參考】歷史文化街區的“涅槃重生”之路——新加坡克拉碼頭改造經驗參考

發佈時間:2020-12-11來源: 築夢師

  歷史文化街區的興盛來源於旅遊業與商業的跨界融合。將繁榮向上並具有體驗感的旅遊業和帶有生命力的商業跨界融合,歷史文化街區才能受本地市民喜愛、受業界青睞。

  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歷史文化街區,但成功打造的歷史文化街區卻少之又少,這是爲什麼?成功打造歷史文化街區,需要什麼樣的基礎條件和操作模式?今天以“新加坡克拉碼頭”爲例進行探討。

01

新加坡克拉碼頭簡介

  克拉碼頭位居新加坡的中心區位,坐落在新加坡河畔,總佔地50多畝,曾是海上商貿貨運交易之地,由五座擁有超過60間倉庫和店屋的彩色建築所組成,這五座建築都保有其19世紀的原貌,顯現出當年碼頭、倉庫歷經滄桑的內涵。

改造前

改造后

  作爲新加坡城市發展的重要歷史街區,克拉碼頭在上個世紀60年代開始由凱德置地耗資8500萬新幣進行保護性改造開發。如今,已實現了當初將其打造成爲“新加坡首要的餐飲娛樂生活景點”的願景,它是如何打造的呢?

02

新加坡克拉碼頭的打造

「 傳統與現代相結合」

  克拉碼頭的再造開發在原貌修復保護舊建築的同時,充分根據現代城市的需求對建築空間外部色彩、燈光、景觀,進行了現代創意設計,呈現出傳統與現代的對話和協調融合。

  既對舊有建築實現完整保護,不會造成破壞;又能通過現代技術景觀的創意設計,讓舊建築煥發出新風采,與現代景觀充分融合、映襯、協調,營造出適合現代城市風貌的獨特氛圍空間。

  老倉庫建築磚瓦材料與玻璃(配合以大面積的鋼框架)、塑料頂棚等,如此突兀的材質的強烈對比,正是克拉碼頭樂於呈現的一種現代與傳統的碰撞。而追求時尚、展現個性的特質,也在這羣建築中給自己寫下了最完美的詮釋。

  「 巧用建築色彩」

  建築色彩和建築本身二者,是互相依存的。如果沒有建築,色彩就沒有依託;而沒了色彩,建築就少了增飾。建築本身是離不開色彩的,因而色彩就成爲表達建築心情最直接的方式。

  在普遍的商業建築應用中,建築物的牆體都強調運用過渡色,以淡雅色彩爲主。而克拉碼頭則反其道而行之,用色極盡大膽,暖紅色的牆體,配以草綠色的門窗;粉色和天藍色交織的牆面,乍一看,還以爲來到了迪斯尼樂園,而充滿童趣和活悅的感覺。

  不同的區域也順應着不同的顏色而區分開來,這些美麗卻不張揚的顏色不僅將克拉碼頭裝點得美輪美奐,而且它們也猶如夜晚從餐廳或酒吧內飄出的活力動感的音符一樣,將這裏的休閒氛圍渲染得更加濃郁。而商業的識別性,也在這富有強烈視覺衝擊力的鮮豔色彩中得到了最大的展現。

  「 光與電精彩互動」

  克拉碼頭改造的最大創意,在於對現代光電可以的設計應用之中。五彩繽紛、變幻多姿的彩光照明技術,真正讓克拉碼頭的夜晚“越夜越美麗”。五棟建築構成的建築羣在各色燈光的照射下,五彩繽紛,即使稍有距離,也會在這燈光的指引下,成爲人們的視線的聚焦點。

  克拉碼頭的天棚是它的一大特色,綿延不絕的排布幾乎覆蓋了整個碼頭區域,來爲氣候多變的新加坡遮風擋雨。白天的頂棚,通透無奇;而一到夜晚,它也開始綻放出迷人的魔力,隨着節奏,變幻出不同的色彩,極具風情。人類與生俱來便擁有“向光性”,克拉碼頭的商業地標效應在這燈光的映襯下,即刻間得到展示。加之原本就透視的玻璃幕牆內映襯出的點點星光,休閒氛圍在克拉碼頭髮揮得淋漓盡致。

  「旅遊節能環保的設計」

  新加坡向來重視環境保護,市容清潔,景色優美,被譽爲“花園城市”。由於特定的地理環境,新加坡一年四季炎熱、多雨氣候。因此,在克拉碼頭開發中,充分運用現代環保科技的創新,實現對微環境的改造。

 扇风系统

  克拉碼頭最成功的便是對於自然風的導入,運行“文丘裏效應”,即當空氣從一個比較廣大的空間流向比較狹窄的端口時,產生的吸風作用使空氣流動自然加速。面朝河流的克拉碼頭便是通過對於此原理的合理運用,加之每個頂棚都裝有的風扇裝置,使得風在行進中到達克拉碼頭就自然加速,促進街道上空氣的流通,既達到生理上的涼爽感覺,也有效地起到了節能的作用。

  “水立方”天棚

  碼頭天棚材料選擇了可再循環利用的ETFE膜,這也是“水立方”的膜結構使用材料,這造型獨特的膜制遮陽設施,像一把把巨大透明的遮陽傘,把建築、步行街、行道樹全部遮蓋,起到了遮陽、擋雨的作用。如此巨大的透明“帳篷”引入自然光線,讓街道保持自然風貌,又使碼頭的休閒商業活動不受氣候的影響。

 降温“喷水池”

  克拉碼頭噴水池內的水全部來自於地下,溫度保持在16攝氏度,當河面的風吹拂而來,碼頭的溫度會瞬間下降。創造這舒爽宜人的28攝氏度恆溫,祕訣便在於此。克拉碼頭摒棄了將產生巨大能耗的露天空調降溫,採用了被動式環境控制法,在儘可能降低運行能耗的條件下,創造出適宜的室內外物理環境,在這裏我們看到了新加坡人的“環保心”。

 美食的集聚

  曾經的克拉碼頭,秉承着傳統業態配置特點,着重於零售購物,輔以餐飲、娛樂,缺乏的商業特色。2006年開始的二次改造不僅僅是對於建築外觀的改造,更是對於業態的一次大調整,將原本所佔比重最大的零售購物這顆大樹幾乎全部“砍除”,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餐飲和娛樂項目。

  在娛樂部分,克拉碼頭除了成功引入了倫敦Ministry ofSound,這一世界級的娛樂場所,還引進其它幾個國際時尚娛樂品牌,同時還利用周邊綠化區引入G-max蹦極跳等極限娛樂項目。事實也驗證了這一策略的可行,開業伊始,便輕鬆吸引了衆多年輕人的目光,國內外顧客紛至沓來。

  而餐飲部分,克拉碼頭的餐飲其實更像是一個世界餐飲的集聚地,有瑞士料理、波斯料理、日本料理、中華料理、古巴料理、印尼料理,不定時地還會舉辦德國啤酒節等風格各異的活動來吸引人們的駐足。

  “餐飲45%、娛樂20%、酒吧20%、零售4%、加之少量辦公”構成了如今的克拉碼頭。可以說它極富創意的改造成就瞭如今這一堪稱經典的商業作品,使其躍然成爲了新加坡最頂尖的餐飲娛樂休閒廣場。

03

對歷史街區開發的借鑑

  克拉碼頭的成功帶給我們關於國內歷史街區開發的思考和啓發,也帶來了我們更多的借鑑。

  「 保護開發的理念要創新」

  對歷史街區、古城鎮保護開發的理念要創新,要充分理解歷史傳統街區建築等對於現代城市發展的價值作用,進行歷史街區的保護開發是爲了更好的推動城市向現代化發展,純古的東西要保護好,同時也要利用好。要“以古帶今”,利用歷史街區的文化內涵,吸引帶動現代城市發展。在此宗旨之上,任何創意設計都不爲過,但不能不顧及現代城市、現代生活、現代消費模式的變化,一味的強調古、建成一片假古董。

  「不能只重建設形象,不重視持續運營」

  歷史街區開發模式不能只重建設形象,不重視持續運營。現在國內大多歷史街區和古城古鎮主要由政府主導進行開發,開發中重視形式大於經營、或者疏於後期的管理,導致古城鎮很難有持續發展。

  而克拉碼頭的改造開發是持續的,從1960年代開始,就在不斷的根據城市發展、內部經營狀況進行持續的開發調整。不僅五年一次對老建築外觀進行修繕、刷漆;還會對內部經營業態結合市場消費需求變化進行調整。只有這樣,才保證了克拉碼頭持續幾十年不變的吸引力。

  「要整合資源,打造國際品質」

  要能夠整合國際資源、打造國際品質;才能實現國際營銷、吸引國際消費。克拉碼頭的設計團隊、內部業態核心旗艦店都是國際知名品牌機構。一方面國際團隊保證了項目的特色、標誌、和品質;另一方面是他們帶來了國際化的市場客羣。

  同時通過市場客羣的宣傳效應,實現了項目的國際營銷和知名度。而國內歷史街區和古城鎮開發,對國際資源整合能力更弱,導致真正持續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成功項目極少。

  「注重現代科技的應用與“以人爲本”人性化設計」

  要注重現代科技的應用與“以人爲本”人性化設計,國內歷史街區與古城鎮開發過度求古,不敢在技術或者形式上進行創新,尤其是對現代科技的應用,認爲是對古城鎮形象的破壞和不協調。對人性化的細節設計就更加缺乏。

  克拉碼頭的成功給與我們很好的借鑑,現代科技不僅沒有影響、破壞古城鎮形象,而且極大地提升了古城鎮氛圍和舒適度,讓歷史街區更具魅力特色。

  「把握歷史街區開發的三大關鍵環節和階段」

  要把握歷史街區開發的三大關鍵環節和階段,一是建築空間復建創新,打造獨具文化內涵和形象特色的建築,如克拉碼頭老倉庫建築與濱河“蓮葉傘”、街頂“水立方”等形成了克拉碼頭獨有的形象標誌。

  二是開發經營業態的復活經營,構建具有獨特吸引力和生命力的業態組合。“餐飲45%、娛樂20%、酒吧20%、零售4%,加之少量辦公”成爲今天克拉碼頭最適合的經營業態組合。

  三是通過歷史街區項目開發帶動周邊城區整體發展。克拉碼頭區區五十畝地的開發,已經帶動了周邊方圓3平方公里的整體發展。對比國內歷史街區的開發發展,在遠期帶動發展戰略方面,很多項目都考慮極少。

  歷史街區的成功開發要考慮到很多因素,除了要講究開發理念、建設形象、持續運營、整合資源、“以人爲本”的個性化設計等方面,還要考慮項目的所處位置,業態內容的豐富性以及潮流性,項目承載的城市文化以及其功能的多樣性,商業模式設計是否科學合理,甚至是團隊是否專業等等,只有考慮全面,項目開發才更加有可能成功。

微信公衆號

關於我們
集團簡介
領導致辭
組織架構
企業文化
新聞中心
集團動態
媒體聚焦
成員動態
企業視頻
黨的建設
思想引領
工作動態
羣團建設
南粵視角
政策法規
南粵參考
行業趨勢
業務佈局
產業基金
股權投資
城鄉發展
綜合服務
合作伙伴
金融類
產業類
智庫類
加入我們
招賢納士
聯繫信息
留言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