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調研南粵基金並撰文:政府性產業引導基金仍處在發展的風口上

發佈時間:2021-05-21來源: 人民論壇網

近日,爲深入總結推廣國家治理創新的先進經驗,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以優異成績慶祝中國共產黨100年華誕,國家治理創新經驗課題組專程到南粵基金開展調研。

課題組的專家們高度肯定南粵基金成立六年來服務實體經濟取得的優異成績,充分認可城市運營綜合服務商、產業金融創新領軍者的轉型戰略,一致認爲南粵基金堅持黨建引領業務發展,創新實踐政府投資基金平臺功能,爲新時期國家金融治理和政府基金高質量發展提供了有益借鑑。

課題組主要專家成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二級巡視員張俊偉在人民論壇網撰文,以南粵基金爲案例,對政府性產業引導基金髮展進行深入分析,並指出:產業引導基金仍面臨廣闊發展空間,仍處在“時代發展的風口”之上,在科技自立自強、產業基礎高級化、經濟運行、安全發展等方面大有作爲。


政府性產業引導基金仍處在發展的風口上

——張俊偉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二級巡視員

產業引導基金的發展,是我國市場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政府轉變履職方式、更好地履行經濟職能的內在要求。在本世紀初期,我國處於工業化發展中期階段,鋼鐵、建材、交通等產業快速發展,農村富餘勞動力大量流入城市,由此帶來龐大的基礎設施建設需求。這一時期,政府的基礎設施投資十分活躍,政府藉助“土地財政”,大規模投資於道路、港口、通訊、水電氣乃至工業園區建設,顯著改善了基礎設施條件,改善了營商環境、強化國家競爭優勢,加快了經濟社會發展步伐。但隨着工業化、城市化的持續發展,到2010年前後,我國即進入工業化後期發展階段,隨着產業分工向縱深發展,資本技術密集型、知識密集型產業成爲拉動經濟增長的新引擎;隨着“劉易斯拐點”的來臨,勞動力無限供給的局面逐步改變,經濟發展從以規模擴張爲主的外延式增長轉向以提質增效爲主要特徵的內涵式發展。與此同時,伴隨着持續多年的高強度投資,基礎設施利用率不足、產業園區規模超前,企業廠房、機器設備閒置的現象也大量出現。面對新形勢、新挑戰,需要拓展政府投資的領域、創新政府投資的方式,以提供政府投資的效率、更好發揮政府“看得見的手”的作用。產業引導基金的出現,就順應了上述發展的要求。

產業引導基金,顧名思義,是體現政府意志、以促進新興戰略性產業發展、推動產業優化升級爲目標的產業投資基金。和傳統的政府投資相比,政府引導基金具有如下特點:首先,產業引導基金雖然是由政府發起的,但其資金來源卻是多元的,政府出資通常只佔基金總額的20%左右,其餘絕大部分比例的資金來自於商業性機構。民間資本的大量參與,放大了政府資金對投資的帶動作用,提高了政府投資的引導作用;其次,產業投資基金還彌補了市場體系不完善、資金技術人才市場的信息不對稱問題。脫胎於“大政府”、“強政府”的傳統,政府行爲對於引導社會行爲發揮着關鍵性作用。具有深厚政府背景的產業引導基金的投資擁有強大的示範、帶動作用,引領着商業性股權投資、銀行貸款以及其他借貸資金的跟進投入,進一步激發了民間投資的潛力;再次,產業引導基金雖然體現政府意志,但遵循的卻是商業投資的邏輯。在既定的有限補貼下,如果某個投資項目缺乏明確的盈利前景,受非政府基金投資方利益的驅動,產業引導基金對該項目的參與也會十分謹慎。這就在很大程度上規避政府投資存在的低效率和武斷決策問題,提高了投資效率,降低了投資風險。最後,在設立產業引導基金過程中,政府出資規模相對有限,這也減輕了政府財政支出的壓力。隨着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各級政府收支壓力顯著加大,大力發展產業引導基金也成爲政府緩解財政支出壓力的理性選擇。正是基於上述多重原因,產業引導基金如雨後春筍,在過去幾年內迅速發展了起來。

南粵基金是由廣州市和其下屬的增城區政府聯合設立的產業引導基金。自2014年成立來,南粵基金不斷探索、完善其業務模式,引導廣發信德、中信建投等近10家機構投資設立子基金,重點投向新一代信息技術、先進製造、新能源汽車、新材料、健康醫療等產業,在推動廣州市增城區產業升級、加快形成多點產業支撐、競爭優勢突出的現代產業體系方面取得了顯著的成績:

2017年11月,南粵基金投資服務超視堺8K項目落地建設,項目吸引了視源股份增城研發及生產基地、空氣產品電子氣體、康寧顯示科技、超視堺國際智能科技等數十家富士康關聯企業在穗投資落地。以該項目爲核心的增城新型顯示價值創新園,已躋身廣州市十大價值創新園區前兩位。

2019年9月,南粵基金旗下平臺與OLED產品供應商(維信諾)合資設立項目公司,建設廣州首條全柔AMOLED模組線,一舉填補廣州在該領域的空白。該項目2019年初正式開建,實現了當年供地、當年動工、當年竣工,再度刷新“廣州速度”。

南粵基金依託超高清8K顯示屏上下游產業鏈,聯合碧桂園公司共同建設富士康超視堺科技小鎮,打造城市智慧產業服務生態圈。富士康超視堺科技小鎮首期佔地約543畝,規劃建設面積16萬平方米產業載體。截止目前,已吸引48家企業落地小鎮,累計註冊資本超50億,含括科技創新型企業、投資型企業、商務服務型企業、大型孵化器、技術服務類企業、製造型企業等多種企業類型。同步引入了大量高精尖人才,包括:3名以上中科院院士或長江學者、150人以上博士或外籍專家、3個以上8K面板產業重點實驗室或博士科研工作站。爲給富士康超視堺科技小鎮、增城經濟技術開區提供配套服務,南粵基金還聯合中國華電共同投資建設華電廣州增城燃氣冷熱電三聯供項目,爲區域經濟發展提供了安全高效、清潔低碳的綠色能源支撐。

目前,南粵基金實現管理和顧問基金規模已超過800億元,簽約基金規模超過2000億元,成功躋身廣東私募股權基金行業管理規模前五名。南粵基金在短短几年內取得如此驕人的業績,除了優秀管理團隊的卓越貢獻之外,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產業引導基金站在了“時代發展的風口”上。

當前,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面對部分國家對華推行產業脫鉤、科技打壓的戰略,我國經濟發展面臨錯綜複雜的局面,中央也已提出了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戰略決策。在貫徹落實中央決策的過程中,產業引導基金仍然面臨廣闊發展空間,仍然處在“時代發展的風口”之上。至少在如下幾個領域,產業引導基金是可以大有作爲的:

推動科技自立自強,推動產業基礎高級化。把關鍵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既可以保障國家經濟安全,同時也蘊含着巨大的商業利益。產業引導基金積極參與上述過程,不僅是履行社會責任和法定義務的內在需要,同時也可以取得良好的社會經濟效益。在推動科技“自立自強”、國內產業“補鏈、擴鏈、強鏈”過程中,產業引導基金擁有獨特的優勢:一方面,產業引導基金肩負政府使命,通曉國家政策和發展大勢,在聯接政府與市場、引領社會投資方面具有巨大的潛力,許多跨地區、跨行業的前瞻性、基礎性、共性問題(如共性技術研發、產品實驗和批量推廣等),都可以藉由產業引導基金協調解決;另一方面,產業引導基金又是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按商業思維運營,能夠規避伴隨政府直接決策的長官意志和主觀決策,從而減少決策失誤和投資浪費,上述兩方面結合在一起,決定了產業引導基金在我國科技“自立自強”過程中必然會大有作爲。

穩固經濟運行基礎,確保安全發展。深刻的結構調整,必然帶來風險因素增加。具體如近期進口與鐵礦石價格快速上漲等。作爲體現政府意圖的投資基金,有義務通過引導社會資金參與,推動構建更加穩固、可靠的經濟運行機制。具體如,加強海外投資,推動大宗商品供應多元化;加強物流關鍵節點建設,保障物流通暢;參與戰略儲備體系建設,確保關鍵物資供應穩定;以及積極參與銀行補充資本金,以市場化原則參與部分企業的債務重組等。


微信公衆號

關於我們
集團簡介
領導致辭
組織架構
企業文化
新聞中心
集團動態
媒體聚焦
成員動態
企業視頻
黨的建設
思想引領
工作動態
羣團建設
南粵視角
政策法規
南粵參考
行業趨勢
業務佈局
產業基金
股權投資
城鄉發展
綜合服務
合作伙伴
金融類
產業類
智庫類
加入我們
招賢納士
聯繫信息
留言反饋